康熙朝的雅克萨大捷,真实战况是怎样的?

 世界大史     |      2020-01-14 00:27

中华帝国在19世纪中期开始遭遇的“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种子,早在150多年前那场与俄国——另一个欧洲国家——在雅克萨的交锋中,就已经埋下了……

明朝年间,沙俄的势力已经延伸到东北。清朝初年,迫于形势,朝廷尽量克制,并对沙俄以礼相待。康熙曾两次接见沙俄使者,召至御前赐酒赐茶,期待与沙俄握手言和。

雅克萨(今中国漠河黑龙江主航道以北的俄罗斯阿尔巴津诺)之战,是沙俄侵略者妄图侵占中国黑龙江流域大片领土,中国军民被迫进行的一次反对侵略、收复失地的自卫战争。清康熙二十四年至二十七年,中国军队为收复领土雅克萨,对入侵的俄军所进行的两次围歼战。是中国对俄的第一次自卫反击战。

图片 1

图片 2康熙帝统帅的清军在雅克萨战胜沙俄。

图片 3

俄国直至16世纪时,仍是欧洲一个不大的封建农奴制国家,同中国相隔万里。16世纪初俄罗斯统治者由欧洲一个不大的公国,逐步对外侵略扩张。明崇祯五年,沙俄扩张至西伯利亚东部的勒拿河流域后,建立雅库茨克城,作为南下侵略中国的主要基地。从此,它便不断地派遣武装人员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

资料图:康熙剧照

雅克萨坐落在黑龙江上游的北岸。“雅克萨”是满语的音译,意译为“河岸坍塌成半圆形的河湾子”。此地原先是一位达斡尔族头人阿尔巴西的驻地,俄国人对雅克萨的称呼“阿尔巴津”就是从这位头人的名字而来。无论是从贝加尔湖方向,还是从外兴安岭方向进入黑龙江中下游都要经过雅克萨,因此其是黑龙江上的咽喉要地。

但是,沙俄将康熙的和平努力看成了软弱,气焰越来越跋扈,对东北的威胁越来越大。在同沙俄多次交涉的过程中,康熙也认识到,仅靠和平谈判解决不了问题,并得出结论:

面对西方咄咄逼人的扩张势头,清人惊呼此乃“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其实早在150多年前的雅克萨战争中,中国军队只能凭借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长期围困少数凭借火器、堡垒的欧洲近代化军队,已经显示出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核心提示: 实际上为中国与西方势力下一次交锋中的失败埋下了伏笔:“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雅克萨之战宛如落日余晖,帝国随即陷入漫漫长夜之中。

1650年9月,哈巴罗夫带领一支俄军侵入中国领土,从雅库茨克南下越过外兴安岭到达雅克萨,达斡尔人用兽骨和鹿角制成的弓箭之类的原始武器进行了顽强抵抗,但最后由于武器的巨大差距而失败。俄军就此占领了雅克萨并迫使黑龙江流域的达斡尔、鄂伦春等族人民缴纳貂皮作为“实物税”——在17世纪中期,从西伯利亚毛皮中得到的岁入可能占到俄国政府总收入的30%!

“若辈非创以兵威,则罔知惩畏,将至蔓延,遂决意征剿——《朔方备乘》”

所以,在谈判的同时,康熙根据国内形势的变化和沙俄侵略的加深,也在为反击沙俄做军事准备。他曾对身边臣子做动员工作时说:

“罗刹扰我黑龙江、松花江一带,三十余年,其所窃据,距我朝发祥之地甚近,不速加剪除,恐边徼之民,不获宁息。朕亲政之后,即留意于此——《清圣祖实录》”

康熙二十三年五月,清军将领萨布素向朝廷建议:割取俄方田禾,然后“量遣轻骑剿灭似易”。康熙批准。七月,康熙命萨布素领兵,向雅克萨开进,先将俄军的田禾踏毁,再派遣少量精兵往剿。

图片 4

第二年,康熙命满、汉、蒙、达斡尔等族组成的三千人军队,从瑷珲出发,进取雅克萨。清军兵临雅克萨城下也不忘先礼后兵,当即给俄军发出康熙的国书,敦促俄军撤离。

与此同时,康熙特遣随从侍卫关保前往雅克萨军营,穿谕诸将:

展开全文

“兵,凶器;战,危事,古人不得已用之。朕以仁治天下,素不嗜杀,尔其严谕将士,毋违朕旨,以我兵马精强,器械坚利,罗刹势不能敌,必献地归诚,尔时勿杀一人,俾还故土,宣朕柔远之意——《清圣祖实录》”

秋媚说:康熙在对沙俄时,真的是仁至义尽了。即使在战时,一边鼓舞士气,一边还不忘优待对方。

图片 5

但是,俄军仗着城池坚固,拒绝后撤,甚至出言不逊,“施放枪炮”。于是,清军不得不列阵,包围雅克萨。各路清军相互配合,枪炮如雨,俄军损失严重。

雅克萨的俄军头目托布尔津眼看守不住了,再抵抗下去就会全军覆没,因而只得向清军“稽颡乞降”,并保证绝不再来雅克萨。

清军遵照康熙的意图,善待俄军,将俄军官兵以及妇女儿童六百多人放还。其中有数十人愿意归顺大清,也被批准。于是,被俄军占领二十多年的雅克萨回归故土。

图片 6

收复雅克萨的消息,由理藩院尚书阿喇尼禀报正在古北口巡视的康熙。康熙听闻后,满心喜悦,但也没有忘乎所以,依旧指示:

“雅克萨城虽已克取,防御工作决不可疏。”

遗憾的是,清军赶走俄军后,并没有在雅克萨驻防,连先前康熙关于设斥堠于雅克萨的命令也没有执行,就将士兵撤回瑷珲等处。这也给了俄军可趁之机。

托尔布津带领残兵败将撤回的途中,碰到援军赶来,这点燃了他重返雅克萨的心思。后来,俄军探查到清军全部撤退的信息。托尔布津马上带人再次占领了雅克萨,并构筑城防,准备长期驻守。

图片 7

清军的反应比较迟钝,直到第二年才探知俄军卷土重来。萨布素马上禀报康熙,并请求再次驱逐沙俄。康熙同意。

七月,清军两千余人水陆并进,抵达雅克萨。萨布素致书俄军头目托尔布津,警告其赶紧“速回本土”,否则,将以武力消灭。

托尔布津仗着粮草充足,加上坚固的城防,而清军只有少量火器。于是,他不仅对清军的警告熟视无睹,而且主动出击。但清军士气高昂,多次击退俄军进攻。

后来,清军改变作战方针,决定不再攻城,而是周密部署长期围困俄军的军事设施。清军在城墙三面挖掘战壕,壕外设置木桩、围栏,防止敌人逃窜,并扼制住俄军增援的路线。

在清军的包围之下,俄军坐困愁城,虽屡次突围,均被清军击退,连头目托尔布津也被击毙。俄军与外界断联,补给跟不上,弹尽粮绝,原有的八百多人,只剩下一百多人,完全失去抵抗能力。

图片 8

眼看收回雅克萨城指日可待,这期间,噶尔丹又蠢蠢欲动,并与沙俄相勾结,对大清构成严重威胁。

为了粉碎噶尔丹与沙俄串联的图谋,稳定边疆,康熙希望尽早与沙俄达成协议,多次向沙俄抛出橄榄枝。

兵部遵从康熙的旨意,委托传教士给沙皇送去一份咨文,要求沙俄撤兵,以雅库为界,“各于界内打牲,彼此和睦相处”。

沙俄眼看雅克萨俄军抵抗不住,继续武力南下的图谋已经破碎,为了防止失去既得利益,只好接受清军和谈的要求。1686年,沙皇派人通知康熙,俄国派遣戈洛文为代表,与大清举行边界谈判,“乞撤雅克萨之围”。

1687年,康熙下令,清军主动后撤二十里,停止对雅克萨的封锁和进攻。这样,雅克萨之战也宣告结束。

雅克萨之战,是大清的保卫战,也是当时的一场局部角逐。对于大清,无疑是正义性质的战争。从战况和战果来看,清军以打促谈,始终保持克制友好,付出的战争成本也更加高昂。一来是体现康熙的“仁”,二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当时的大清,内忧外患,康熙不可能将战略资源全部投放到东北,他要考虑的是整盘棋。所以,对沙俄也就没有放手一搏。

图片 9

从战争的目的来看,康熙是为了驱逐沙俄,稳住东北边疆,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

战后,双方签订的《尼布楚条约》,这可以看做是雅克萨之战的成果,清朝在谈判中作出不小的让步。这种“让步”也给后世留下争议:

一种说法是,雅克萨之战,大清不败而败。尼布楚完全没必要让,因为大清是胜利者,在尼布楚附近的军事存在也比俄军强,而且当时沙皇的重心在欧洲,沙俄远征军刚在克里米亚吃了败仗,国内不稳。

另外一种说法是,谈判就是讨价还价,大清有让步,但也收回被沙俄占领的部分领土,制止了沙俄对黑龙江的进一步侵略,也为大清集中全力征讨噶尔丹创造条件。

图片 10

秋媚说:雅克萨之战,是大清付出相当沉重代价下的胜利。后来的尼布楚谈判,放在当时的环境中算平等双赢,康熙赶走沙俄,稳住东北,觉得大清赢了,还奖赏了谈判代表索额图;沙皇得到重大利益,也觉得赢了,还特地嘉奖俄方谈判代表戈洛文。

雅克萨之战的爆发表明,一个前所未有的,比“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传统“骑马民族”更具有威胁的强邻——沙皇俄国,就此出现在了中华帝国北疆!

或许,对处于“康熙盛世”的清朝来说,最理想的情况是与强大的外来军事势力处于一个频繁而不具有摧毁性的“有限战争”的状态,这样才能激发它在战争中为追求效率而推动变革——如同同时代欧洲各国间所进行的战争;但清朝却获胜了——从这个角度上讲,这简直比失败更糟糕。

所谓“雅克萨战争”共有两次。第一次战役发生在1685年6月,由都统彭春率领的清军用“红衣大炮”围攻雅克萨三天之后,城中的俄军不支, “阿尔巴津督军”托尔布津乞降,保证将“不再来犯”。因此清军主帅彭春允许残余的俄军携带个人财物离开雅克萨,并提供了必需的马匹和食物将其送至额尔古纳河口。清军焚毁木制的雅克萨堡垒后也退往黑龙江城。

当时清军的步兵火器不如俄军已是不争的事实。纵然是清军的“国之利器”,所谓“红衣大炮”其实也是欧洲的“舶来品”。在进攻性武器方面,此时的中国已经落后于西方。何况,从郑军炮击热兰遮城堡使用的是24磅炮而清军轰击雅克萨所用的则是6磅炮这点上也可以看出,中国自身的火炮水平,在郑军攻台到雅克萨之战这二十年间,也在大踏步地后退。

胜利蒙蔽了清廷的眼睛

俄军残部狼狈回到了尼布楚,但在得知清军回师的消息之后,背信弃义的托尔布津立即再次率兵入侵黑龙江流域,于8月27日悍然重占雅克萨,这时距离第一次雅克萨战争结束还不足两个月。

自从明末引进中国后,“红衣大炮”在明清之际的战争中得到广泛应用,其威力获得了时人的高度称赞。1642年4月,清军用红衣炮轰击明军坚守的塔山城,将城墙轰塌二十余丈,步兵趁势从缺口杀入,塔山就此失陷。入关之后,清军更是利用“铁子大如斗”的红衣大炮攻破了地势险要,且是“凿重壕,立坚壁”的潼关,迫使李自成起义军退出西北根据地以致最后败亡。

在鸦片战争败北之后,面对西方咄咄逼人的扩张势头,清人惊呼此乃“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第二次战役持续时间较长。

而这种在中国国内战争中所向无敌,视“坚城”为“朽物”的火炮,竟然不能奈俄国在雅克萨的区区土木堡寨何,遑论当时欧洲流行的“棱堡”(正面是多边形,没有射击死角;凸出城墙的角形楼塔,容易使敌军炮火打滑,产生跳弹)!换言之,中国的筑城技术也已经不如西方。

其实早在150多年前的雅克萨战争中,中国军队只能凭借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长期围困少数凭借火器、堡垒的欧洲近代化军队,已经显示出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1686年夏,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再次出兵雅克萨,并在攻城的第4天战斗中击毙敌酋托尔布津。但清军受阻于俄军新建的雅克萨城堡之下,只得转入长围久困。从1686年8月起,在低达零下40度的严寒中,清军围困雅克萨城堡长达10个月,直到1687年5月16日,中俄双方即将开始签订《尼布楚条约》前的漫长边界谈判,清军开始从雅克萨撤军,第二次雅克萨之战宣告结束。

攻不如彼利,守不比彼坚。在“北极熊”数十年间张牙舞爪、横行黑龙江流域的背后,是还在苦苦追赶西欧国家发展脚步的俄国的军事技术竟然领先中华帝国!这种北方政权对中原占有技术优势的局面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也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雅克萨之战的爆发表明,一个前所未有的,比“只识弯弓射大雕”的传统“骑马民族”更具有威胁的强邻——沙皇俄国,就此出现在了中华帝国北疆!

图片 11康熙帝戎装像。

遗憾的是,沉浸在“雅克萨大捷”喜悦中的清廷上下无人注意到这点。战后清廷理藩院设“俄罗斯馆”以待朝贡互市之人,仍将俄国人视为臣服大清天子的边荒蛮族。即使经历了一次战争,清廷对强大对手的真实情况依旧浑然不知,直到鸦片战争前夕清人还以为俄罗斯人是“蒙古别种”。

当时清军的步兵火器不如俄军已是不争的事实。纵然是清军的“国之利器”,所谓“红衣大炮”其实也是欧洲的“舶来品”。

清廷派重兵,以多胜少

比失败更糟糕的胜利

图片 12

事后看来,清廷为这场雅克萨之战进行了精心准备,以图“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根除数十年来“罗刹”对帝国北疆的威胁。

在此同时,彼得大帝的西化改革正如火如荼,俄国这只双头鹰的精力完全转向了西方。“在欧洲所进行的战争使他忙不过来在远东再打仗,所以他就选择了贸易”。在恰克图蓬勃发展的中俄边境贸易——一度达到俄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一半——使得俄国受益颇丰,俄国商人在贸易中获利高达百分之二百至三百,而俄国政府从其中获得的关税收入一度占到其全部关税收入的三成左右。

在进攻性武器方面,此时的中国已经落后于西方。何况,从郑军炮击热兰遮城堡使用的是24磅炮而清军轰击雅克萨所用的则是6磅炮这点上也可以看出,中国自身的火炮水平,在郑军攻台到雅克萨之战这二十年间,也在大踏步地后退。

1682年,康熙皇帝东巡,乘舟航行松花江上“观兵”。次年,清廷便决心“永戍黑龙江”,设置黑龙江将军,任命熟悉边情的萨布素为黑龙江将军,就近指挥,并在瑷珲筑起黑龙江城,作为前进基地。经过3年努力,清廷修成从墨尔根到雅克萨对岸总计25站,全长1300里的驿站;建立了黑龙江水师,建造了500余艘战船和运输船,存储军粮七千石,足够三千兵士食用三年。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后勤上的充分准备,远征雅克萨的清军必定会先于城中的俄军耗尽补给而被迫撤退。

或许这才是之后的170年里沙皇俄国安于在远东与大清帝国和平共处的真正原因——而绝不是它无法承受二次雅克萨之战总计不过千人的损失。实际上,雅克萨之战后,从莫斯科护送戈洛文伯爵前去参加《尼布楚条约》谈判的俄军即多达近两千人。到了1689年,西伯利亚的俄军总数已经翻了一番,超过9300人。

自从明末引进中国后,“红衣大炮”在明清之际的战争中得到广泛应用,其威力获得了时人的高度称赞。1642年4月,清军用红衣炮轰击明军坚守的塔山城,将城墙轰塌二十余丈,步兵趁势从缺口杀入,塔山就此失陷。

雅克萨之役的参战清军是清廷从全国各地调集的精锐部队。按照中方史料,投入第一次雅克萨之役的部队包括原本驻防黑龙江的一千多满洲八旗兵,京营八旗兵近200人,山东、山西、河南的汉军500人,由精于骑射的东北赫哲、达斡尔等族组成的“新满洲”官兵500人,以及由福建籍官兵组成的500藤牌兵。总计约三千人。第二次雅克萨之役的参战清军人数相对较少,为二千一百人。

作为胜利的一方,大清帝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胜利意味着什么——东亚再也不是孤立的世界了,而且“天朝”已经沦为技术上落后的一方,只是依靠人数优势和较短的补给线才勉强获胜。随着在未来的岁月中,清朝火器技术的日益停滞,以及欧洲国家有效补给线缓慢但不可逆转的向东伸展,雅克萨战后《尼布楚条约》带来的和平,实际上为中国与西方势力下一次交锋中的失败埋下了伏笔:“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雅克萨之战宛如落日余晖,帝国随即陷入漫漫长夜之中。

入关之后,清军更是利用“铁子大如斗”的红衣大炮攻破了地势险要,且是“凿重壕,立坚壁”的潼关,迫使李自成起义军退出西北根据地以致最后败亡。

关于清军在雅克萨之战究竟投入了多少兵力,中俄双方说法大相径庭。俄国人留下的所有史料众口一词,认为参战的清军人数比清方史料要多出数倍。不过,无论雅克萨之战的清军人数是以“千”计还是以“万”计,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即守城的俄军的人数要远少于参战的清军人数。

而这种在中国国内战争中所向无敌,视“坚城”为“朽物”的火炮,竟然不能奈俄国在雅克萨的区区土木堡寨何,遑论当时欧洲流行的“棱堡”(正面是多边形,没有射击死角;凸出城墙的角形楼塔,容易使敌军炮火打滑,产生跳弹)!换言之,中国的筑城技术也已经不如西方。

在第一次雅克萨战争爆发时,把整个雅克萨城和周围农村的全部俄国农民、商人和猎户都搜罗在内,俄军也仅能集结起450人的部队,清军(中方史料3000人,俄方史料15000人)在人数上占有7:1甚至更多的巨大优势。1686年,清军(中方史料2100人,俄方史料8000人以上)再次进攻雅克萨,此时的俄军守城兵力尽管得到加强仍只有826人,清军仍拥有至少5:2的人数优势。

攻不如彼利,守不比彼坚。在“北极熊”数十年间张牙舞爪、横行黑龙江流域的背后,是还在苦苦追赶西欧国家发展脚步的俄国的军事技术竟然领先中华帝国!

火炮定胜局

这种北方政权对中原占有技术优势的局面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也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

有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当时清俄双方都处于冷热兵器混用的时期。在当时也已经算不上先进的前装滑膛火绳枪仍在清、俄两军中服役。清军使用的火绳枪名为“兵丁鸟枪”,系用铁制成,枪长2.01米,铅弹丸重1钱,装填火药3钱。射程约100米,射速为每分钟1 ~2发。由于火绳枪的后坐力很大,故在木托下安有叉脚。火枪龙头上夹有一根火绳,使用时先点燃火绳,然后扣动扳机,使火绳下落,接触火门烘药,引爆膛内火药,以发生巨大动力,推动弹丸飞出枪口。而俄军的火绳枪性能与清军鸟枪大抵相当,但俄军以战斧作为火绳枪兵的叉杖,这样在近战时还可以使用战斧进行肉搏,不像清军的鸟枪手需要和长枪兵混合使用以防敌方近身。

图片 13

诚然,火绳枪比起传统冷兵器具有巨大的优势。但是火绳枪只能在有限的距离内射击,而且引火绳对精确瞄准来说,也是一个几乎不可克服的障碍。欧洲各国军队从17世纪开始装备新一代的轻型火器——燧发枪,终于剪掉了火绳枪上的那条“辫子”。最初的燧发枪是轮式燧石枪,用转轮同压在它上面的燧石摩擦发火,以后又出现了几种利用燧石与铁砧撞击迸发火星点燃火药的撞击式燧发枪。燧发枪与过去的火绳枪相比,重量轻,后坐力小。俄军装备的燧发枪是一种前装滑膛枪,射速约为每分钟2发,射程300米。相比之下,清代的燧发枪却始终停留在宫廷御用猎枪的地位上,直到150年后的鸦片战争也没有装备部队。

遗憾的是,沉浸在“雅克萨大捷”喜悦中的清廷上下无人注意到这点。战后清廷理藩院设“俄罗斯馆”以待朝贡互市之人,仍将俄国人视为臣服大清天子的边荒蛮族。

雅克萨之战时,俄军的人数虽然远少于清军,却拥有轻型火器火力上的绝对优势。第一次雅克萨之战,450名俄军拥有300支火绳枪,第二次雅克萨之战,826名俄军拥有火绳枪100支,先进的燧发枪850支!反观清军,两次参加雅克萨之战时的主要武器还是刀矛弓箭,携带的火枪都不超过100支,实在令人汗颜!

即使经历了一次战争,清廷对强大对手的真实情况依旧浑然不知,直到鸦片战争前夕清人还以为俄罗斯人是“蒙古别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