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伯的眼泪

 历史传说     |      2019-11-26 11:56

很早以前,龙山脚下住着十几户人家。有一家姓尤的老人叫尤伯,他特别喜欢下棋。他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叫尤云,还没有成家。一家人勤勤恳恳,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这一年的夏天,尤伯到山上修理树木。因天气炎热、干了不大一会,就满身大汗,又渴又累又饿,就想到西南面那棵大槐树歇会儿。到了树下,看见两位白发老头在那里下棋,旁边放着一把茶壶和两只菜碗,便走向前去看了起来。 因他在家也经常和别人下棋,棋路很熟,不由地和两位老人攀谈起来,有时还指指点点。两位白发老人对他也挺热心,还让尤伯喝了一碗茶。尤伯碗茶下肚,只觉得一股清香从肚子里往上升,什么热了,累了,饿了,浑身那个轻松自在劲就别提啦。不一会儿,就叭在两个老头下棋的石台前,迷迷糊糊地感觉到,山边的云儿忽儿黑忽儿白,忽儿浓,忽儿谈;山下地里,忽儿黄,忽儿绿。等他一觉,两位老头棋还没下完。越看越有些溪跷,最后棋也看不懂了。一想明天儿子尤云要到济宁府去,便和两个老人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下山去了。 尤伯刚走到山脚下,便觉的路越走越不对劲,和原先的不一个样子。地里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也没一个人认识他。根据自己的印象,找到自己的村子,可村子比昨天大多了,人比昨天多多了。满村子找自己的家,从南头找到北头,从西头找到东头,也没找到。这时,一位发须雪白的老头走了过来,他忙向老人打了个招呼,问了老汉的姓名、年龄,为什么在这里住。那老汉告诉他:他姓尤,祖祖辈辈地住在这个庄上,今天已九十三岁了。尤伯又问老汉:尤云到什么地方去了?那老汉告诉他:尤云是他的老爷的老爷。老汉吃惊的反问尤伯:“您怎么知道我家老爷?”尤伯也没有回答,就上山去了。他要找两位下棋的老人问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伯到了山上,找遍了整个山,也没有找到那两个下棋的老人和那棵参大的大槐树,他越想越觉得悲伤:妻子没有了,儿子也不在了,世间的人,没有他一个近人,也没有他一个认识的人,身不由己地趴在原先下棋的地方大哭起来。他从天黑哭到天明,又从天明哭到天黑,不知哭了多少天。落下的眼泪,把脚下的山石穿,形成了一个山洞。尤伯哭累了,就昏睡过去,在他昏睡当中,就听着一个老人拍着他的肩膀,说:“徒儿,别哭了。你的泪要不流到东海边去,这里早成汪洋大海了。你看棋的时候,云黑是雨,云白是雪,云浓是风。地里黄和绿,那是一年四季的变化。这是你的刀,下山去,为人间做点好事吧!”他猛地醒来,什么也没有。四周一望,发现了他的那把刀,刀虽是原先的,可闪着金光,锐利无比。 尤伯按着那个老人的吩咐,便下山了。他在龙山住过多年,做了不少除霸安良的好事,后来玉帝把他召回了天廷。人们为了纪念他,就把泪水滴成的山洞叫“老尤洞”。

她,抬头看了看      啊,原来晚上也有云啊,只不过被黑暗挡住了。

太平洋的海底

图片 1

一九八七年四月三日采录于李庄小学讲述者:赵忠祥 男 教师搜集者:黄子龙 男 会计

  她的眼角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流过脸颊,她冷笑,不是说抬头看天空眼泪就不会留下来嘛,呵瞎说。她不想再哭了,她哭累了,可是好像关不上了似的,停不下了。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没有眼泪

岁月从不拜美人


   她喜欢他。她喜欢他好像很久了,就在一次晚会彩排,她恰巧是工作人员,她在台下听见了他唱了首《悟空》,那是她第一次见他,她也喜欢唱歌,但就在那一刻,她心动了。

请别为我伤心

第6期《朗读者》的主题词是眼泪。

·上一篇文章:曹国坟前的断头马·下一篇文章:两个弓箭手

   没过多久,校园举行歌曲比赛,她再一次的遇见了他。她像个小粉丝似的激动的看着他,恨不得希望他能读懂她眼神里的崇拜,哪怕他多扫她一眼她都能激动好久。她开始崇拜他了。

鱼儿自由自在好殷勤

这一期,我是流着眼泪看完的。

    偶然一次机会她有了他的联络方式,她激动的快要跳起来,她小心翼翼的通过手机与他接触。她只要一收到他的信息她可以放下手里的一切,回信息找他。久了,他们认识了,也有些熟悉了。他经常唱歌给她听,而她总是小心翼翼地录下来收藏起来,像个宝贝儿似的藏起来偷偷听。她好像喜欢他了。

威尼斯的城市

眼泪,不一定是软弱,有时是坚强,有时是感动,有时是宽容,有时是失败,有时是成功。

      终于,他对她说,我喜欢你,你呢?她兴奋地要抓狂!她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她   终于有机会可以做他女朋友了。

没有眼泪

今晚,除了感动,便是眼泪。

       他们在一起了,暑假。 他打工,有不少清吧老板请他驻唱,她为他感到骄傲。他很忙而她很闲。但是她很懂事的没有发很多信息打扰他上班。只是简单要他不要忘记吃饭,因为他总是胃疼,她心疼。他总是简短的回几个字或者不回。她知道他忙而他是她崇拜喜欢的人。她好像比之前更喜欢他了。

请别为我难过

一个人,一段文,这个人比这段文更让人泪流不止,这段文比这个人更催人泪下。

     他好几天没回她信息了,她有些担心,起床便发信息给他,要他注意休息不要老是熬夜。他也只是回个  恩  字,她不免有些失落。便问他能不能容忍她的脾气,怎么好几天不回信息,她很担心难道他不知道嘛。   等了很久他只说了一句话,分手吧。这句话晴天霹雳,她不敢相信,不敢想。她回他,你确定吗?   她呆坐在客厅,握着手机。他回她确定。  她害怕了,她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她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不想接受,更不敢接受。   他最终还是离开了她。

人们依旧很快乐

图片 2

上一篇:人心不足蛇吞象 下一篇: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