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民间传说之梅寺钟声传千里

 历史传说     |      2020-01-22 11:36

一九六二年初冬,老诗人郭沫若去厦门途次莆田写成一诗:“荔城无处不荔枝,金覆平畴碧覆堤。围海为田三季熟,堵溪成库四时宜。梅妃生里传猶在,夹漈遗书有孑遗。漫道江南风景好,鱼米之乡亦如之。”盛赞莆田人文景观,人杰地灵,物阜民丰,就是江南鱼米之乡也不过如斯。

我家住在乡下农村,离城有十华里。距今六十多年前,当我还是孩提的时候,每天晨曦初露,天敢蒙蒙亮的时候,都能听到悠扬悦耳的钟声。这钟声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好像近在咫尺之间。其声音有抑有扬,细如游丝,慢慢地在天际消失。有一天,我从朦胧中醒来,就听到悠扬的钟声。我问母亲说:“这钟声是从哪里传来?又是谁在撞钟呢?”母亲告诉我说:“这钟声是从城里梅峰寺传来,是和尚在做早课――诵经礼佛时撞响的钟声。”“那我们这里有座衹林寺,每天和尚也在念经,也在敲钟,怎么都听不到呢?”母亲也答不出来。后来我长大了,对梅峰钟声的来历略有耳闻。

在莆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也许说是壶山的钟灵,兰水的毓秀,孕育了无数文韬武略,给莆田的历史项链抹上一道道璀璨夺目的色彩。无怪乎,被人冠以“文献名邦”、“海滨邹鲁”之美誉,闻名海内外。其间,江采苹、林默、陈靖姑和钱四娘四位女性英杰,把历史这条项链装饰得更臻于亮丽多姿,成为后人膜拜、尊崇的偶像,甚至成为神明。这就把许许多多男性豪杰抛弃在后,跻上大雅殿堂,按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央神龛上,供世人朝拜、奉祀,并用宗教哲学一类的礼仪或一整套虔诚语言来诠释其中的奥秘,招众信徒叩拜有加。这当中所有人心中的祈盼、理念,都寄托在神祗偶像身上,“有求必应,”灵验显赫。

梅妃原名江采苹,唐玄宗时,作为秀女被选入宫,后封妃。因酷爱梅花,在居住的地方遍植梅树,且建有一亭,取名“梅花亭”,称为“梅妃”。每当梅花盛开,她便成天赏梅作赋。玄宗就戏称她为“梅精”。真是“梅精千载有香魂”。一千多年过去了,人们仍然深深地怀念着她,称之为“祖姑皇妃”。

诗中提到“梅妃生里传猶在”,确实如此,至今在莆田黄石镇江东村,有一座“浦口宫”,宫中有尊梅妃塑像,她头冠冕旒,身着黄袍,容貌端丽,瑞彩蹁跹,国色天姿,宛然如生。当地人民都称她为“祖姑皇妃”。

关于梅峰寺的钟声,这里有个神奇的故事。

这种被人们神化出来的神明,定然有她的辉煌时光和“泽润生民”的盖世壮举。黎民为了纪念她的大恩大德,升华为心中的巨大精神力量,长年祷告,传承一代又一代。那么,莆田黄石江东村浦口宫内的主神,便是江采苹。

在江东村里,有座建于北宋年间,占地1200多平方米的宫殿式建筑,这就是供奉梅妃的“浦口宫”。浦口宫保持着古建筑风貌,殿堂高大宽敞,八根大石柱支撑着巨大的顶棚斗拱结构,神龛护拦镂空的木雕花卉、翎毛、树石等,极为精美。宫内竖着郭沫若先生咏梅妃的诗碑。

梅妃,名叫江采蘋。唐朝开元年间,生长在莆田乡村,即今之莆田市黄石镇江东村。父亲叫江仲逊,是个民间医生,他博学多艺,不但医术高明,而且书画皆精。江采蘋自幼聪明颖悟,九岁能诗会画,父亲视为掌上明珠。他对诗经“二南”二首诗背诵如流,期望以此为志,日后修身齐家。第二年,不幸母亲逝世。家庭发生骤变,她和小她三岁的弟弟江采芹仅靠父亲行医收入,难以维持家计,于是,她为了减轻父亲的负担,毅然给邻居一家养鸭富户去放鸭。她淡妆雅服,完全是一个村姑打扮,每天早出晚归,赶着一群鸭子到海边滩涂地去吃小螺。一家人的生活倒也过得十分惬意。

八百年前,梅峰寺有位高僧,他云游四方,到处化缘,每家只化一枚铜钱,花了三年时间,共化到十万枚铜钱,请一位铸钟高手工匠,名叫蔡通,他用了将近一百天时间,铸就了一口大铜钟。这钟重约有一千多斤,钟身内壁铭刻《摩诃般若波罗密多经》全文,外壁铭刻一部《金刚经》。据说:蔡通当年开炉把铜钱熔化成铜水到炉火纯青时,用了七七四十九天,然后把铜水灌进钟模内让其冷却成形,又用了七七四十九天,最后开模,钟就铸成了。大钟铸成后,老和尚用一块大红布把铜钟裹起来,悬挂在钟楼上,然后嘱咐两个小和尚小心看管,不要随便撞击。他说等第三天他在福州鼓山涌泉寺早课时,才可揭开红布撞响铜钟,这样就可以与鼓山涌泉寺的钟声遥相呼应。可是这两个小和尚性太急,老和尚走后,他俩就商议说:“鼓山寺离我们寺有百多里路程,师父说,我们这里敲钟他能听到,这不是神话吗?于是,他们在师父走后第一天早课时,就把这口钟撞响。这时老和尚才走到福清境内的翁山脚下,听到钟声也就返回本寺,所以梅峰寺的钟声只传到此地。后来老和尚闻钟的地方就被命名为“钟前村”。因此,“梅寺晨钟”成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

她的名字就是一段传奇的历史故事。

村边宁海桥附近海边上,有块巨石,刻着“梅妃故里”四个大字。1998年,江东村人捐资,在巨石边树起一尊高大、威仪、秀美的梅妃石雕像。

唐明皇开元中,天下太平,四海无事。明皇在位时间长了,倦于旰食宵衣的生活,朝政之事,无分大小,全交给右丞相李林甫处理,自己深居游宴,以声色自娱。当时,明皇感到三宫六院粉色如土,无可悦目,于是,下旨到民间去选秀女,遂派高力士赴闽粤等地选秀。高力士带领一帮选秀人马来到福建莆田地界,所到之处,凡有女子待字闺中的人家,纷纷携眷逃避。

梅寺钟声不仅能远播飞扬,而且钟声还会发生变化,在晴朗的天气里,这钟声听起来噌吰激越、清音宏亮;如果是阴雨天气,这钟声听起来浑厚深沉。因此,农民们听到梅寺钟声就知道当天的天气是晴天还是阴雨天。因为当时没有气象台预报天气的,那这梅寺晨钟就成了农民们的晴雨表。后来有人写诗赞颂蔡氏铜钟道:“何处钟声出晓烟,梅寺别有上方天。离离欲送风花落,点点增添露草鲜。未了参禅传法语,由来竟梦唤沉眠。清音可卜阴阳事,还忆当年蔡氏贤。”可惜,这口宝钟后来丢失了,至今形影全无。有人说:当年倭寇入侵莆城,莆阳大地遭受洗劫,梅峰寺在所难免。一场兵燹火患,寺毁钟亡。也有人说:清光绪十三年,楚军入莆,驻在钟楼上,不慎失火,钟楼俱毁。对宝钟丢失,虽是众说纷纭,但归根结底宝钟失踪无疑。现在梅峰寺的这口铜钟是民国初年仿宋钟模式重新铸造的。后钟虽不如前钟神奇,但其钟声清音悠扬亦悦耳动听。

江采苹于唐开元年间,出生在莆田黄石江东村,她才貌双绝,知书达礼,品德高尚,被遴选送入宫廷,颇受玄宗皇帝的宠爱。因她淡妆雅束,酷爱梅花,皇上就特为其居所宫内遍植梅树。她每每触景生情,条件反射,便常常赏梅赋诗,留连忘返,惹得皇帝爱之至极,亲笔题匾梅亭,封为梅妃,并赐东宫正一品皇妃。又因为她是江东村人,故被人称为“江东妃”。

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朝廷选“秀女”对老百姓来说,不是喜事,而是灾祸。选进宫的“美女”能有几个得到皇帝的宠爱?!还不是黑发进宫白发出来,一堵宫墙隔开两个世界。从此,家乡、家人、父母、姐妹无缘见面,每天只能和泪洗脸。因此,人们谈选美而色变。有出古装戏剧名曰《拉郎配》,说的就是凡家中有十五六妙龄女子的,听到朝廷要下来选秀女,赶快拉个男子回家,草草结婚了事,免得被选入宫。

奇哉!宝钟!惜哉!宝钟!

梅妃这样被世人神化的传奇人物,历史上究竟确有其人呢?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于1961年来莆田视察时,写下了“梅妃生里传犹在”诗句。但是,人们对这位神乎其神人物产生怀疑。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和《唐宋传奇集》里对《梅妃传》的作者和著作年代提出质疑后,梅妃有无其人的争议一直持续至今,并被列入中国文化之谜。《旧唐书》和《新唐书》均不载入,然不过,在《开元天宝遗事》一书里记载着梅妃其人其事。宋代邑人李俊甫《莆阳比事》、明代何乔远《闽书》及明代邑人黄仲昭《八闽通志》均有记述,就连明清的地方史志的《兴化府志》、《莆田县志》和《福建通志》等典籍也有记载。诸多的较为可靠性的历史文献就是以大量史料证实江梅妃确有其人。那么大文豪鲁迅先生所认为的《梅妃传》乃是北宋人伪作无疑。宋邑人文学家刘克庄有四首咏梅妃诗,亦可佐证。诗曰:

所以,城里许多名门闺秀,绣阁千金之家,一听到朝廷要选秀女,纷纷把自家小姐送往乡下投亲靠友去。因此朝廷派来选秀的官员,在城里找不到美女,只好向乡下物色美女去。

今人对“梅寺晨钟耳熟能详,知道它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但未必知道今钟非昔钟也。曾广柱

梅妃

高力士带一帮选秀官员,鸣锣开道,向黄石江东地界而来。当时或在田中耕作,或在溪边浣纱洗衣的女子,一看到选秀女的官员来了,就像躲瘟疫一样,纷纷出逃,当时真是十室九空。这时,江采蘋正在海边放鸭,看到一群群女子奔跑,她也跟在后面跑。有人讥笑她说:“野雉跟凤飞。”她不理睬人家讥笑,只顾向前跑,不小心,一脚踩在泥巴上滑了一跤,爬起来继续往前跑,一连跌了三跤,结果变了三样。真是野雉变凤凰,村姑变美女。而今站在人前是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如出水芙蓉,光彩焕发,秀丽动人。据传说:是土地爷爷让她脱胎换骨的。官兵把她抓来送到高力士面前,高力士一时看呆了。她一头黑发蓬松如乌云,满身肌肤腻理似凝脂,面如桃花含苞放,眉似柳叶舒展开。秋波流转,恰似梨花春带雨;莲步轻移,犹如彩蝶舞蹁跹。在这穷乡僻壤之地,有如此天生丽质,令人疑为蕊宫仙子降世,月殿嫦娥下凡。高力士喜不自胜,立即带上江采蘋回宫复旨去。

箫能妻弄玉,琴可挑文君。

江采蘋进宫之后,最受唐明皇宠爱。因她喜爱梅花,明皇就令人在她居住的紫宸宫周边种植数株梅花,而且题匾额曰“梅亭”。每当梅花盛开之时,她整日或赏花赋诗,或挥毫作画,有时到半夜时分还流连花下,不愿意回去。一日江采蘋临窗画梅,刚好明皇退朝,驾幸紫宸宫,看到桌上铺开一张宣纸画上点点梅花含苞欲放,皇上高兴就戏称采蘋为“梅妃”。从此传开,宫中上下宫娥侍女都称采蘋为梅妃。

吹彻宁哥笛,梅妃未必闻?

明皇对梅妃宠爱有加。当时国内干戈宁静,四海升平。明皇常与兄弟诸王饮酒欢宴,都是梅妃侍奉在身旁。

唐二妃像

但好景不长,不久,杨玉环入宫侍候明皇,后被封为贵妃。从此,梅妃受宠的地位渐渐被夺去。明皇本来无意疏远梅妃,希望两位妃子能和谐相处。怎奈杨贵妃生性最会嫉妒,不能容人;而梅妃生性温顺善良,斗不过她。明皇无奈,只好把梅妃迁往上阳宫去。

素艳羞妆额,红膏妒雪肤。

后来,明皇思念梅妃,有一天晚上派小太监去召梅妃到翠华西阁,共叙旧情,无限伤悲。翌晨,明皇因睡过头,侍御惊慌地前来报告说:“贵妃来到阁前,怎么办?”明皇赶快披衣起来抱起梅妃藏入夹幕中。杨贵妃一进门就问:“梅精在哪里?请陛下传她过来,我今天要与她一起到温泉洗澡去。”明皇说:“这个女子早已被赶到上阳宫去了,不必叫她一起去。”杨贵妃看到桌上杯盘狼藉,床下有女人的鞋子就火了,说:“晚上是什么女人陪皇上睡觉呀?”明皇答不上话来。杨贵妃气愤地走了。从此,明皇再也不敢和梅妃接近了。

宁临白刃死,不受赤眉污!

正好当时有外邦进贡的使臣到,明皇叫人封了一斛珍珠,暗中赐予梅妃。梅妃不接受,还写了首诗交给来人,说:“请进献给皇上吧。”原诗是这样写的:

冬夜读几案间杂书得六言二十首之一

柳叶蛾眉久不描,

李妹玉臞肤色,梅娘淡妆素衣。

残妆和泪湿红绡。

大主嗔老奴爱,三郎怕肥婢知。

长门自是无梳洗,

读开元天宝遗事

何必珍珠慰寂寥。

环子受兵火浣,梅妃如玉冰清。

明皇看了诗后,十分惆怅,心里闷闷不乐,遂令乐工谱上新的曲调,起名《一斛珠》,叫宫中歌妓演唱。这个曲调的名称就是从这里来的。

二妃未免遗恨,三郎可煞无情。

不久“渔阳鼙鼓动起来”,安禄山兵犯京城,明皇仓皇带着杨贵妃逃到西蜀去,行至马嵬坡时,军队不走了,要求杀死误国奸臣杨国忠,除掉杨贵妃。明皇无奈只得赐死杨贵妃。而梅妃在叛军入城时,为了洁身自好,免受叛军沾污,投井自尽。士兵们被梅妃的行为所感动,他们就把井边的一堵墙推倒,把梅妃投身的井埋掉。等到平乱以后,明皇回归长安,寻找梅妃下落,已不知去向。他不甘心派人四处寻找,始终没有找到。

诗文极其生动逼真地描写梅妃美丽与可爱的形象。

有一天,明皇正在睡午觉时,仿佛看到梅妃走来,掩面哭泣,说:“那年皇上遭乱逃往西川,后城破,臣妾为免犯敌手,投井自尽,而后军士推倒土墙把井掩埋。”说完倏忽不见。明皇惊醒,立即叫人把宫墙外的那口井挖开,果然发现梅妃的尸体。明皇大为悲痛,遂令人把她收殓并以皇妃的礼仪把梅妃葬于太液池畔梅花树下。明皇自己写了祭文悼念她。

我们再来翻阅清道光年间修纂的《江氏族谱》,完整无缺地记载第十二代裔孙梅妃,载曰:“第十二代采苹,册封国舅,官都察院御史,忠于帝室,死后赐食庙祭。”“采苹,唐皇妃,上阳东宫正一品,号梅妃,殉节赐葬祀庙。”再者,被《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述“属辞有法,纪事核真”的李俊甫《莆阳比事》一书,清楚地记述:唐开元年间,高力士出使福建时选梅妃入宫;梅妃化妆素淡,服饰雅致,姿态明媚秀丽,特别喜欢梅花,又善写诗文……浦口宫的古碑石碣刻记:江东在李唐时,原属天华村,其地绿野连绵,碧流环绕,秀气所钟,江妃毓焉……不过,我这里不作更多的考证,江氏后裔国兴先生近来在《人民政协报》、《莆田史志研究》、《福建文史》及《湄洲日报·海外版》上,作了《梅妃确有其人》论证文章。大文人的曲解或忽略,造成中国文化史的这一桩公案,导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实,学术界就是始终对那些历史疑点,百家争鸣,乃司空见惯,不必计较太多!

后来,莆籍的京官回乡,把梅妃在宫中的种种境遇告诉乡亲。而她家乡的父老感其事就在梅妃的出生地――江东村修建一座皇宫式的宫殿,殿中供祀了一尊梅妃的圣像用来纪念她。这座宫殿而今尚在,就是现在黄石镇江东村的浦口宫。 曾广柱

《全唐诗》中收入两首唐明皇题写有江梅妃的诗。我看就足够说明江梅妃确有其人其事了,丝毫没有必要再提出质疑。诗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美院2010年本科招生政策有较大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