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湖

 历史传说     |      2019-12-29 06:13

从前,西湖叫做金牛湖。

       可能是属龙的缘故,我的小外孙比较喜欢水,尤其是对金牛湖情有独钟,来过一次又一次,总是玩不够,我们回到南京的第二天,他就早早的起来,连声催促着我们带他来金牛湖玩,真是拿他没有办法。

那时候,这湖还是一片白茫茫的大水,沿着湖岸是黑油油的肥沃的土地。周围的老百姓都在那里种着庄稼,用湖水来灌溉,稻穗儿长得圆溜溜的象一串一串的珍珠。农闲了,大家就湖上打鱼捞虾。人们和睦相处,过着安乐的日子。

      已经是四月下旬的金牛湖,满山遍野一片碧绿,山坡上游道旁,各色小花竞相开放。岸边的垂柳,在拂面而来的春风中婆娑起舞,山林中传来鸟雀欢快的叫声。前面的草丛里,一只灰褐色的野兔,树起长长的耳朵,向四周惊恐的张望了一下,又迅速的消失在绿草深处。远处的湖面上,波光闪硕,早来的人们,正驾着游艇在水中嘻戏。快乐幸福的笑容,呈现在每个人的脸上,纷纷在一处处景观旁,留下自己满意的身影。我的小外今天是特别的兴奋,一路蹦跳一路歌,不时的向太太和外婆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往往是引得我们捧腹大笑。坐在观光车还不停顿,很热情的关照大家一定要把安全带系好,小大人的关心,迎来同车游客赞许的目光。过了游船码头,一座雄伟的拐坝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左边是一级一级向下的台阶,一直延伸到水面,这里曾经是青奧会水上项目比赛的观众席。右边的坡下,是鸟类展示区,这里饲养展示着蓝孔雀白孔雀,还有白天鹅等等各种飞禽。小外孙在鸽子面前来了劲,一边喂着一边追逐着,汗水从通红的小脸蛋上一滴一滴的流下。呼呼的喘着粗气,还不忘招呼80多岁的太太看这看那,也把老太太高兴的跑来颠去,忙的不亦乐呼。坝下的杉木林中,有多种动物的造型,有木板铺就的步道,有供游客休息的亭子,有翘翘板走浪桥和荡秋千爬高架,还有供游人野炊使用的炭烤桌。在路过一个长条椅时,我岳母看见上面有一个鼓鼓象似包的东西,周围一个人没有,我们都觉得可能是哪个游客可能翻找东西时不慎失落的。我们大声的向周围呼喊,可是没有人回应,出于做人的良心和责任感,我毅然打开了钱包,希望能得到有用的信息,只见包内有某人身份证和医保卡,还有很好几张银行卡和名片以及厚厚一迭估计会有四五千元现金。打电话给明片上的人,请他们帮忙联系身份证上的失主,一遍一遍的联系,终于找到了失主。看到失主感激的目光,一种自豪一种使命感由然而生,目睹全过程的小外孙也兴奋的说:外公,我们今天是不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我说:是的,你以后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也要这样处理。看着认真的点头,我在想:这次他没有白来,也许多少年以后都能看到今天金牛湖的事情,对他幼小心灵可能产生的影响。希望他们都能良好的社会氛围中健康的茁壮成长,成为未来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

在这湖底,住着一条金牛。只要天晴久了,湖水慢慢地浅下去,湖里的金牛就出现了:老远的就能看见它那金晃晃的背脊,昂起的牛头和翘起的双角,它嘴里吐出一口口大水,湖水立刻又涨得满满了。

      一天快乐的游玩,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轻松的渡过了。看着80多岁老岳母和小外孙那满足的笑脸,我和夫人都感到非常的欣慰,上有老,下有小和小小,责任在肩,还要继续努力。迎着西边初现的晚霞,我们老少几人,向着归途,向着明天走去。再见了,金牛湖!我们还会再来!

有一年夏天,算起来已经九九八十一天没有下雨了,旱得湖底朝天,四周的田地硬得象石头,裂缝有几寸宽,嫩绿的秧苗都枯黄了。老百姓干渴得眼睛凹进去,浑身没劲。他们天天盼望金牛出现。

一天早晨,正当大家站在湖边盼望金牛的时候,突然传来“哞 ”的一声,只见金牛从湖底破土而出。它摇摇头,摆摆尾,口吐大水,霎时间湖水又涨满起来。

老百姓喜得流出了泪水,正在感激金牛,金牛抬起头,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哞”地叫了一声,又隐没在湖中了。

这件事很快地传开了。地保传给衙役,衙役又报告了钱塘县官。县官一听,捧着肚子笑呵呵地说:

“这真是一件活宝贝,要是把它拿来献给皇帝,一定能升官司发财!”当下吩咐手下人,赶紧去把金牛捉来。

那些衙役、地保匆匆跑到了湖边,抬头望望,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湖水,哪里有金牛?问问附近百姓,大家一见是衙门里的人,不是说没看见,就是悄悄地避开了。

衙役们没法可想,只得回报了县官。县官心里生气,拈着八字胡须,想啊想的,想出了一条坏主意。他对手下人说:

“既然如此,就把老百姓都去叫来,把湖水车干。谁不来,就斩谁!”

住在湖边的老百姓,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被赶来了。他们在县官的威逼下,只得架起水车,含着眼泪车湖水。

车啊车的,一连车了九九八十一天,累得大家精疲力竭,最后那一天,终于把湖水车干了。果然,金牛卧在湖底,它那身上的金光照得天地通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