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山的故事

 历史传说     |      2019-12-01 11:17

1111明光东北约70多里,有一近千年历史的古镇,镇内有"嘉祜院"、"古戏楼"、"火神庙"等古迹遗址。南朝是睢陵县治侨置所在地,宋为招信县治所在地。因南朝、宋朝为县治所在地,元代后人们一直叫此镇为旧县镇。镇西北有一山,名叫女山。据地质学家研究结论是140多万年前的火山爆发地壳运动所生成的,至今女山顶还遗留着火山口的痕迹,是目前世界惟一保存完好的更新中期活火山遗迹。女山被近20万亩水面包围着,青山绿水,风景优美。古人曾有诗赞誉:"水陆通衢扼咽喉,狮龙桥下水清流,一轮明月随波漾,诗情画意眼底收。"一百多万年前的自然景观和千百年前的人文历史在这里留下许许多多的美丽而生动的故事。这里搜集整理几则,与君分享这杯陈年老酒的醇香。1111111111111111女山、龟山、鳖山1111很久以前,荷花湖与七里湖相接处,还没狮龙桥,东西岸人们往来全凭渡口的一只木船,摆渡的人称鳖爷。相传中只知这摆渡的老人叉鳖的功夫不凡,用一杆三股钢叉,在十丈以内,只要投出,碗口大小的鳖十有八九成为盘中餐,由此得名。鳖爷嗜酒贪杯,常因酒误事。1111这日,鳖爷因多喝了两杯,在渡口等了两个时辰,无人过往,便靠在船头打盹。刚要睡着,来了一位青年黑大汉,跳上船要过渡。鳖爷被他搅了瞌睡心烦不快,就轻点一竿,小船向湖中冲去。鳖爷放下撑竿,伸了个懒腰又靠在船头打起呼噜来了。这黑大汉急着过湖,连喊:"老人家、老人家。"鳖爷只顾大睡,不理他,黑汉又连叫几声,鳖爷生气道:"你这后生扰了我的好梦,要急,你自己撑。"说完用力将撑竿投向前方,撑竿飞出十余丈外。黑大汉也有点生气地说:"这奈我何?"说完轻轻一路跳到船尾,猫下腰,双掌轻拍湖面,湖水溅起丈余高的水花,小船直飞对岸。鳖爷本来想看这黑汉笑话,不断黑汉竟有如此能耐,甚觉惊奇,顿时张口结舌,忙起身向黑汉赔不是,客气地说:"大侠如此能耐,周围十里八里从未听说过,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黑汉也忙施礼道:"老人家多礼,在下乃太湖庞龟,因一竿打死了少鱼霸逃难到此。刚才雕虫小技冒犯了,还望老人家海涵。"1111鳖爷一听,满心欢喜,心想:这庞龟一身本领,通情达理,若能招此人为婿,甚是称心。鳖爷把心中想法和庞龟一说,庞龟连连摇头摆手,庞龟心想:这鳖爷相貌不佳、生性懒散,他女儿也不会好到哪里去。1111庞龟这可猜错了,这鳖爷膝下无子,生得三个女儿,个个天生丽质,一个赛过一个。大女儿十六岁时嫁个秀才,后中举封官远差山西任个知县,一去无音信。二女儿十七岁出嫁,嫁了个武将先锋官,征战云南时,战死沙场,二女儿为表忠贞,也随夫去了。三女儿已年过十八岁,生得如花似玉,亭亭玉立,媒婆上门提亲的踏破了门坎,说了一个又一个,可三女儿心高,死活不依。1111再说这庞龟经不住鳖爷的再三挽留,随鳖爷上岸回家。刚进门见一女子,长得清秀佳丽,仿佛仙女下凡。庞龟不由心动,不再提走了。从此他帮鳖爷撑船摆渡,逮鱼摸虾,鳖爷落得个清闲,整日里以酒为伴,醉生梦死。不觉过了半年,庞龟和三女儿感情也日渐加深,到了庞龟非三女不娶,三女非庞龟不嫁的地步。一日庞龟瞅准个机会向鳖爷挑明了心思,鳖爷求之不得,满口应允。很快就找个黄道吉日,庞龟做了个入赘女婿。1111不料,这日三女进城卖鱼,迎面遇上了盱眙严知县儿子严衙内。这严衙内是酒色之徒,从未看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回家后,得了相思病,卧床不起。严知县三代单传,眼看着儿子卧床不起,一天不如一天,于是赶忙发下话去,只要有办法把这三女娶过来,要多少金银财物在所不惜。1111第二天,县衙的师爷带着几名衙役,抬着四大箱金银绸缎直奔鳖爷家向鳖爷提亲,鳖爷一听把头摇得像货郎鼓。师爷知道鳖爷贪杯,特意拿出好酒哄着鳖爷一杯又一杯|<<<<<12345678>>>>>|

在卫星地图上看贵州,沟壑纵横,贵州人在自然中求生存确实不易。许多小村庄都选择在山间平地上,这样稍微减轻一点出行的困难。我的家乡天龙,是黔中的一小块平地,但是四周也有山,我们称之为“山”的在有些人看来只是“丘”,因为它不高,且是独立的,并非绵延的山群。所以我们常用“一座”形容山,在看过苍山、祁连山之后,我才理解为何可以用“一匹”形容山。

1.

内容整理中...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贵州卫星地图

我们住在山里,我们是山的孩子。

·上一篇文章:王小二的故事·下一篇文章:浮山仙人洞与淮王鱼

虽然镇上山不高也并不太多,但他们却像忠诚的护卫一样守卫着小镇。小镇东边是龙眼山,南边是大河山,北边是铺头山,这几座山圈起了小时候我对世界的认知范围。铺头山树林茂密,翻过山头便是我们的田地,除了劳作时会经过山脚的路,我们不太敢去这座山造次,因为那时候有护林人,而且总有一些袋子挂在树干上,有人说是死婴,便敬而远之。如今这座山因为修建贵安大道,已经被挖掘机啃掉了一半,砂石裸露。

听说山外面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五彩斑斓,青天白云,碧树红花,有流水潺潺,更有微风低喃。我们的山也有颜色,红色,黑色,白色。红是历经曲折的光照到眼皮之后一瞬血液奔腾的温暖冲刷,白是所有的轻盈曼妙,黑色浓稠黏腻却惹人心安。我最喜欢的是红色,但大家都说光是古老的巫女留在山里的密咒,会给我们带来无妄之灾。这种话我向来是不信的,因为许多山里的故事都说明追逐自己想法的人才能有一丝成就自我的可能,我就是这么俗套的想往外走啦。

远处就是铺头山

阿奇找到了我,那会儿我正趴在一个壁洞里欣赏靓丽的鲜红色,那个洞的外壁大概已是极薄的了,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阳光的跃动,我猜想它的外侧是正好对着那个叫日的古老东西,所以才能呈现这么惊艳的色彩。但这也说明不久之后很有可能会有外面的人打穿这片薄壁,山里的人们不希望被山外的人发现,便一直躲藏着。

小时候我们常去的是大河山,我想我们还是幸运的,这个乐园至少比鲁迅先生的百草园大了许多倍。有次邻居告诉我大河山的来源:原来大河山下面真的有条大河,只是河里的小蛇慢慢长成了大蟒蛇,它总是搅动河水带来涝灾,于是天神就搬来一座山把它压在下面,所以这座山也就叫大河山。小时候真的很爱听也很相信此类传说,感觉爬上大河山的山顶,也把大蟒蛇踩在了脚底,一股征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大河山的山顶很平坦,有些还没有长高的树木,有块巨大的岩石,比高更高的就是站在这块岩石上,感受风的疾劲,云的漂移。山的存在意义之一,是帮助我们看得更远。所以学习初一语文的第一首诗歌——《在山的那边》,我们很能理解山的那边还是山的失望,但是也有一颗隐秘的种子在发芽,总想去看看海的样子。不过当真正看过一望无垠的海,又发现山的精彩。

“阿奇,为什么大家不想到山外面去呢”

大河山

阿奇不会说话,所以她只是抿抿嘴唇,然后摸摸我的脑袋像是在安慰我。

爬山的过程充满乐趣,蜿蜒的小路,长满杂草,春天有淡紫的扁竹兰,还有可以食用的香椿,打着采香椿的名义,又可以正大光明的上山去玩。夏天炎热,不愿去,山里的蝉鸣会让你更加烦躁。秋天落叶把小路铺满,走起来时软时脆,深深浅浅,又把叶子贴近泥土一寸。冬天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和老师同学上山打雪仗,下雪了我们也无心上课,于是大家一起上山打雪仗,初三的生活什么都没记住,好像就记住了这次打雪仗的快乐。

“阿奇你知道吗,有一句话是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我不希望这么漂亮的色彩总毁在山外的人手上,我更不希望自己的快乐永远都要在寻觅与躲藏中,阿奇,我真的想出去。”

大河山上有个洞名为羽毛洞,总说这个洞有十八层,一层比一层恐怖,有次和同学准备好蜡烛电筒要去探险,还没走进五米吧,就魂飞魄散的逃离,真的是“险以远,则至者少”。大河山东西走向横亘在小镇的南边,从山的这边走到山的那边,基本也把小镇走完。为了分流穿过景区的车,在大河山的山腰来了一刀,修建了一条平坦的路,截断了蜿蜒向上的小路。不过还好小朋友似乎有了足不出户的手机乐园了。

2.

东边的龙眼山很庄重地立在我们中学的后面。爬上山并不困难,因为有石梯,石梯的修建是因为山顶的庙宇,庙宇已经破败,但是残垣断壁中还能看出这是一个相当宽敞的寺庙。没有人告诉过我它的故事,也许和尚们逃去外地,也许目标太大,被敌机轰炸,也许人们用锄头砸毁牛鬼蛇神。就像那山顶的枯松看着世事变迁,我相信,一砖一石皆有语言。某天,石缝中的细草给我点灵感,没准也能替它说出一段传奇。

我没想到有一天想和我一样想出去的人会越来越多,当然,我很开心。

远处便是龙眼山

最近的天气似乎越来越热,连山里最见不着光的地方都带着股燥气,大家都过的很难受,有人说这是神明给我们的指引,它想让我们追逐自己的内心,走出去。于是大家约定十天后举办祭天大典,恳请神明给予我们明示,再决定下一步的安排。

天台山也很传奇,陈设着吴三桂的官服、佩剑和一个刻有字的洗脚盆。导游词里说吴三桂南下时曾到此处驻军,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于我,它还有我们可以用来荡秋千的粗壮的树藤,百年银杏,摩崖石刻,石崖上修建的寺庙,后花园的樱花,一次次和家人好友走过的路和时光。

山间高地上有两湾清泉,我决定带着阿奇一起去那里游泳,那里的天空景色尤为美好,时而笼罩在白色的柔光下,时而转变为我最爱的红。

天台山

这是我在一次翱翔中发现的神秘领域。我们山里的人都有自己的职业与爱好,我除了对红的痴迷,最喜欢的便是飞翔,有一天我梦见自己做出了飞行器飞上山里的最高处,便见到了这两片清净之地,只一瞬我就爱上了这里,甚至当我醒来的时候,都感受到了一种肉体与灵魂被撕扯的感觉,我是真舍不得这里,执意不想离开,但最后我还是醒了,而泪水已淌湿了大片的枕巾。

山很厚重,山的故事很悠长,够回味,够品尝。那些还没有爬过的山,也是远方的故乡,待我爬到山顶远望,山的那边是什么。

于是我开始了飞行器的探索制作,终于,一天我找到了这里,比梦中还要震撼的景色在我和阿奇的眼前呈现。我高兴的跳进水里,一如记忆中那种触感,轻柔的水将全部的我都包裹了起来,连带着我的心里都感觉是装的满满的啦,阿奇见我这么喜欢这里,便乖乖坐在岸边的树下吹起了口哨,低低的哨音和着风声却化作了一阵呜咽。

“阿奇,你怎么了?”

我朝阿奇转过脸去,却似是感知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阿奇睁开了她的眼睛。

3.

我们山里人长期处在黑暗中,原来用来看世界的眼睛早就退化了,上眼皮早就死死的与下眼睑黏在了一起。我们所感知的外界都是靠其他感官组装出来的,而我喜欢的红色更只是残留的视觉神经追逐的美好回忆。

阿奇,不是山里人。这是她亲口跟我承认的,但她到底是谁,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不过有一点,她希望能和我一起出去。

...

“哟,狐先生回来啦?”

这捏着嗓子说话的人是我在山里唯一的死对头,本来也算是我的朋友,但后来因为一点小事就闹崩了。不过,我觉得他是舍不得跟我断绝关系才这么阴阳怪气的嘲讽我的啦。

“是呀,小笼子,一直等我回来呢?”

“呵,平时说着要去山外,到了祭天大典就不见了人影,你这种人”

“祭天大典结束了?”我讶异的打断了张笼的话,“结果是什么?”

张笼撇撇嘴说:“呵,乖乖呆在山里吧,山里人!”

“什么玩意儿,说的跟你不是山里人一样。”我低头轻喃,脑子里却是混乱了,这么说来,想出山的那伙人肯定是被镇压了,我和阿奇很难再出去了。

上一篇:鞭尸 下一篇:浮山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