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南城》】“南城”在哪里?

 澳门新葡亰登录入口     |      2019-11-26 11:56

原标题:我是南城人...

【南城,南城】

午后,做了个梦

3月29日晚7点,长江大学首部原创先锋剧《南城》在东校区南苑小礼堂上演。感人的原创音乐,扣人心弦的台词与剧情,令观众欲罢不能。

身为北京南城人,是我最大的骄傲!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南城还是会选择去上海工作的。

梦里有你,南城

演出结束的第二天,笔者带着观众们对《南城》的追捧与疑问,采访了《南城》的编剧、导演兼音乐创作者王光云。

图片 1

我不舍得他走,我也曾想一脸决绝地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你是选择我还是别的?!可我不敢,我怕南城用宠溺的眼神看着我,拍拍我的头跟我讲说:天歌乖,我怎么舍得扔下你。

你不曾挽留过白雪的足迹,却也赋予我一场绚丽的青春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南城

虽然我们打小儿被开玩笑说:“穷崇文,破宣武”,这是一句早年间形容南城这两个行政区域的话。没错,北京的南城由于历史的原因,有着老舍先生笔下的《龙须沟》,有着“好人不去”的天桥儿,有着杀人的刑场“菜市口”,更有着“八大胡同”这样的风化场所。

我跟南城在一起五年了。

我的故事,你给起的开头

“我很怕这部话剧没人看。”由于第一次创作大型话剧,王光云有些担心。“写出受观众喜爱的剧”,是他最初的动力。可是在构思过程的中他就发现这个想法完全束缚了他的灵感和创作欲望。于是,他决定彻底的抛开一切,“写我想写的剧。因为我的想法也可以在别人心中找到共鸣。”王光云说。

图片 2

其实

我痴痴念念,不舍得给这童话划上句号

“南城是怎么样的,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答案。”歌手“泡面”说。看完这部剧,观众们争论最多的就是南城在哪里或者南城是什么。有人理解为梦想,也有人理解为爱情,似乎都不准确。王光云描述自己心中的南城——“它是一座人间天堂,有梦想中的一切,有纯洁、公平,有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潜意识里渴望的东西。我们每个人都是涌向南城的人流中的一份子,越是表达着对现实的不满,就越渴望着南城。因为我们心中都有这种渴望,所以我们期望南城的开启,并相信它会开启。”这就是《南城》的主线。

不过,也正因为这里凝聚了三教九流,汇聚了五行八作,才形成了那被人津津乐道的南城文化,才孕育了一代又一代乐天奋进的南城人!

南城是个大骗子。

我把关于你的回忆赠与她,一个温润的南方姑娘

“《南城》中有我自己的影子”

图片 3

因为他每次都舍得扔下我。

南城,南城姑娘,咱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都说作品多多少少带有他的影子。王光云也认同这种说法,。歌手“泡面”身上有王光云对音乐的执着,背着不会弹的吉他沉醉在自我世界的音乐世界;白默然不被人理解的内心映射着王光云心中潜藏的无奈,“我迷恋的不是南方,而是一个被人们遗忘的时代”,王光云刚好在帮我们重拾那个时代;诗人不知是否会找到最好的诗,王光云却在《南城》中找到了自己心底的那位诗人……

随着明朝对于北京外城的扩建,加之清朝时期的满汉分居制度。北京前三门外的这片区域,相对于北城(前三门以北)来说有着自己的发展轨迹,形成了别具一格却又充满京味的南城文化!

然后再回来找我。

“我就是要把美好的东西打破了给人看,并不是说不去相信,而是借这种悲剧去鼓舞人们冲破现实的束缚,给人们一个希望”,王光云表达着创作目的,“人应该努力向往美好,即使会有困难”。

南城

有一次我坐地铁的时候在逛微博,翻到各种人秀他们的恋爱史,陪我从校服到婚纱,陪我从短发到长发什么的。我一边看一边跟闺蜜打电话吐槽说:“今啊,我就觉得,一看到这种话题,我羡慕却没有任何资格说点什么,没有一个陪我从青涩到成熟的男生,没有那样一段爱情,是我此生的遗憾…同学你撞到我了!”

“我不能砸了长江话剧社的牌子”

图片 4

“不好意思啊”

已经大四的王光云在面对就业、考研等一堆问题时,还是没有放弃对音乐和话剧的热爱,他顶住压力,要为自己的大学生活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

南城,胡同曲径幽深,或蜿蜒曲折,或交错纵横。它们也许并不宽阔,也许并不起眼,可不经意间你会发现,这个小院儿住过清朝的维新名臣,那个小院住过民国的文学巨匠,这条胡同是菊坛名伶演出后晚归的小路,那所会馆是革命先辈聚会的场地。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南城就那样笑着站在那。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我刚听一个演讲会,为了装嫩穿了一件藏蓝色的校服一样的短裙,白色的半袖藏蓝色的圆领,带了个圆圆的眼镜,头发用蝴蝶结随意的夹起来。南城一身黑色休闲服,红色的鞋。 其实我对这类男生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像那种飘忽不定猜不透的人。

“从定本、选角到演出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并且大都是新社员,所以压力特别大。”王光云说。话剧是从2月23日开始选角的,但由于演员不够,就只能重新改本子,到29日定本一共改稿5次,最后把角色从19人减到12人。正式排练从3月5日开始,到演出只有24天。本子是新写的,演员是新选的,音乐是新作的,短短24天能完成吗?王光云心中充满忐忑。“我不能砸了长江话剧社的牌子。”他激励自己。

图片 5

“请问你刚才是不是说你觉得遗憾?”他问我。“你偷听人家讲话很讨厌哎!我遗憾跟你有关系吗?神经病!”好吧我承认我害羞了。

那段时间,他白天忙着毕业的事,晚上则忙着剧本修改,经常到凌晨4、5点才能休息一阵。“那段日子太苦了,但是演员们在一起共同努力,感到很开心。”最让他难忘的不是演出成功后的那一刻,而是和大家一起在简陋的社联二楼阳台上排练的时那种忙碌的快乐。

南城,有着北京城最早的CBD——大栅栏,有着北京乃至全国驰名的老字号,有着不胜枚举的会馆,有着盛极一时的戏曲科班,曲艺社团。

“是这样的,我也有这个遗憾,不知姑娘能否赏个脸让我们互补一下?”说完他还向我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好啊。”我也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就把手伸过去了。

剧中的音乐也是难题。在寒假中他为该剧写了5首主题曲,从中抽取了2首,分别是《夜别》和《自由》。他用自己的稿费和兼职的积蓄为这两首歌做了伴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